2016年2月20日 星期六

[設計理念]非洲大陸的遊戲開發現狀




原文轉載自:Gamasutra(The State of Game Development in Africa)
原作者:Richard Moss on Feb/2/16




以下文章內容,除經另行註明,係由Gamasutra社群的成員所著。
其中表達的想法與意見為該作者所有,並不代表Gamasutra及其母公司。



  今年可能是非洲遊戲開發者舉世聞名的一年。民間獨立開發的景象在過去大概十年間已於許多非洲國家如雨後春筍般一一展露,再佐以Ubisoft Casablanca在行動和手持裝置上所做的雷射超人(Rayman)遊戲,以及南非那淵源已久但卻規模不大的獨立開發景況所帶來的不錯成果。如今在這片大陸上的獨立開發者們——尤其是奈及利亞、肯亞、喀麥隆、摩洛哥、南非、以及迦納——正在費盡心思建立一個橫跨非洲大陸的電玩產業。
  我和幾位非洲各地的開發者們聊過關於他們所在區域的開發現狀,以及將他們國家和整個非洲大陸的本土電玩產業結合所面臨的挑戰。


行動裝置為主的生態圈

  奈及利亞工作室Maliyo Games的共同創辦人Hugo Obi說他的團隊最近才從網頁和facebook遊戲轉戰到Android上。他強調非洲行動裝置生態的平衡和北美是非常不同的。擁有智慧型手機的人數飛快成長,但和功能型手機相比還是差一大截。大多數智慧型手機是廉價的中國Android裝置,價格低於50美金且運算能力和儲存空間都很有限——裝了10個小遊戲後就差不多滿了。而且遊戲內購買的選項相對來說很稀有。取而代之的是,開發者們是透過註冊費來賺錢。


  "這裡有許多電信公司可以讓人們真的可以替遊戲時間付錢,"Obi解釋說。"而這沒有整合到遊戲內購買的選項中;這只是個註冊式的商業模式。所以說你會付錢以獲得能夠進行遊戲的一段時間。"遊戲內購買的一大阻力是來自於氾濫的信用卡詐欺事件,這讓非洲的人民不敢在網路上用他們的信用卡。
  為了要應付這個商業模式,開發者們需要將他們的遊戲放到許多個商城裡面——每個電信商都有一個商城,再加上像是Opera Mobile Store這樣的Google Play變異體。同時,Google PlayApp Store大多時候會被留做瞄準全球市場用,也因為如此,放到這兩個商城的版本會傾向於使用遊戲內購買。
  收費方式並不是為當地市場製作遊戲時所碰到的唯一挑戰。大多數的困難點在於找出當地人的喜好。"我們並沒有能夠讓我們做出深思熟慮決定的相對應資料,"Obi說。"資料組對我們來說都太小了,無法做出分類好指出要進行的方向。"結果就是,他們只能自己猜。
  "我們這裡有策略型遊戲,"Obi繼續說。"我們有大型機台遊戲。我們有劇情導向的遊戲。我們試著在找出奈及利亞人是否對某種特定的類型有特別的喜愛,然後我們就會多專注在發售那種類型的遊戲。"

  來自肯亞的Black Division Games工作室也正針對非洲市場進行實驗。這工作室最新的作品是以非洲為主題的類Flappy Bird遊戲,叫做KukuSama,而這公司的創辦人Andrew Kaggia說此遊戲廣受歡迎,但他們較為人知的是去年在PCAndroid上發行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Nairobi X(暫譯:奈洛比X)。"遊戲的主題基本上是關於外星人入侵奈洛比市區,"Kaggia解釋說。

  身為屈指可數的非洲土製3D遊戲,NairobiX在整個大陸引起了巨大的迴響和媒體討論。Kaggia希望以類似但發生在不同城市的遊戲來趁勝追擊。"這有點像是我們規劃中的長遠計劃,接著你會有一個放入整個非洲的大型遊戲,因為[在主流媒體中]外星人入侵鮮少發生在非洲。"




成功只是相對的說詞

  Maliyo Games同樣有著大量的媒體關注,而喀麥隆的Kiro'o Games Leti Arts這兩間在迦納及肯亞都有設立辦公室的新公司也不遑多讓。除了非洲的媒體之外,西方的主流發佈中心,像是Fast CompanyBBC、和Buzzfeed以及像PolygonKotaku這樣的遊戲媒體,都提倡了這些非洲遊戲先趨將非洲文化帶給電玩遊戲的嚐試。

  但除了很快地和像是RovioZynga這樣的公司相提並論之外,媒體關注並沒有轉化為重大成功——Maliyo最受歡迎的遊戲大約是每月50,000人次的活躍用戶,Leti藉由向非政府組織提供諮詢來過日子,而Kiro’o Games在去年默默地通過群眾募資後仍然在努力製作他們的初試啼聲之作Aurion: Legacy of the Kori-Odan


  到目前為止,非洲製作最成功的案例事實上看起來和非洲一點血緣關係也沒有——像是Rayman Fiesta Run(雷射超人嘉年華), Desktop Dungeons(暫譯:桌面地城), Broforce(武裝兄弟連)。武裝兄弟連製作團隊的成員Free Lives描述南非開發環境的光景曾經和他們在肯亞和奈及利亞的同好很像,但現在卻大大地不同了。

  "身為白種南非人,我們的文化是西方文化,"程式設計師Ruan Rothmann說。"我們南非白人的文化並不是有什麼特別獨特或和美國或歐洲有所區隔。我們觀賞同樣的電影、聆聽同樣的音樂、說著同樣的語言。"大多數的南非獨立開發者都一樣。"南非遊戲開發大概有92%或差不多這個數字的男性白人,"此工作室的總監Evan Greenwood補充說。

  擁有11種官方語言再加上人口主要是以黑人為主,以及許多行動裝置交易的類似問題,都讓當地獨立開發的情況對於直接針對本地客戶開發遊戲感到退縮。
  雖然南非白人文化和其他非洲地區並不搭嗄,但是,Free Lives工作室已經歸納出和其他同地區的人在成立工作室時相同的優勢及劣勢。在這整塊大陸上,政府極少會資助遊戲開發,而在南非能拿到資金的方法只有透過鑽漏洞,涉及欺騙官方人員讓他們以為你的遊戲是部電影。教育的這條路有在改進,但已經長期都是資源不足的情況。網路速度很慢且不穩定,電力有時會被切斷,而且其他的生活供給都有問題。
  不過儘管非洲大多數的遊戲開發者都受限於差勁的基礎民生設施,他們同樣也受惠於低廉的生活費用。Rothmann說英國的最低工資對比南非來說是同等於很舒適的薪資了,而Free Lives團隊的七個壯丁一起生活在一個房租和舊金山兩到三房差不多、而Greenwood稱之為豪宅的地方——這裡有三溫暖、按摩浴缸、游泳池、廚房、一個大花園、和足夠他們所有人"像大爺一般"生活及工作的空間。
  這樣的低生活開銷讓非洲為根據地的獨立開發者能生存並盡可能茁壯。Kiro’o Games在首次製作角色扮演遊戲Aurion那最風光的近兩年時間內有19個全職工作者,透過投資和群眾募資有大約25萬美金(這樣的錢遠超過薪資所需的支出)。有著這樣大型的團隊對於這間喀麥隆工作室在追求創辦人Olivier Madiba的夢想來說是很關鍵的,他打算製作一款機制啟蒙於日式遊戲和漫畫,但用的是非洲神話的故事和美術風格的角色扮演遊戲。

有錢屌就大

  許多在這篇文章受訪的開發者們都相信,來自大型遊戲發行商對本區域的投資可以幫助本地產業加速成長。他們表明說這可能會將更多的人推往這個領域,迫使政府動起來改善基礎建設和給予支援、訓練更多本地才俊、並讓非洲大眾知道遊戲是個可行且可受尊敬的職業——Tawia說這是個將某些年輕人趕出這個產業的文化絆腳石。科技巨擘GoogleAmazon、和微軟在非洲都設有辦公室,所以Rothmann推論"在某個大型遊戲工作室同樣認為在此設立辦公室會是個好主意之前,可能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了。"
  KaggiaObi說即使是單純和其他開發者合作以交換想法和人才以及在專案上合作,長期來看都可以增進非洲開發者的概況並且建立更大的人材庫。Tawia正在積極和像是SupercellRovio這樣的大型行動裝置工作室進行在非洲設立衛星辦事處的工作,但他發現大多數大型遊戲公司的目光都在擴展至亞洲,而非洲根本不在他們的考慮之中。







  "某些人還說他們願意以個人名義來支持,而我們應該不斷向他們更新我們做了什麼事,"他說。但最根本的事是這些大公司還沒有考慮到非洲。"
  前Ubisoft Casablanca的設計師Yassine Arif對大型遊戲公司投資非洲這件事有著不同的觀點。在1998Ubisoft設立辦公室之前摩洛哥壓根沒有電玩產業,而這個發行商現在在Casablanca工作室有大約60個員工。但Arif說此外就乏善可陳了。大多數在Ubisoft受訓過的摩洛哥開發者最終都移居海外。只有微乎其微的人留下來在家鄉設立自己的工作室。當地有間Ubisoft麻痺了人們,讓人們有種好像摩洛哥的開發環境還不錯的錯覺。

從頭開始
ArifOsama Hussein——另一位前Ubisoft開發者——在2012年一同創辦了Moroccan Game Developers Association(編註:摩洛哥遊戲開發者協會),試圖炒熱當地的獨立開發現狀。今年,他認為我們會開始看到成果,因為有多個摩洛哥製的獨立遊戲會上市。
  要讓事情動起來還是滿困難的。縱使有Ubisoft在,摩洛哥的遊戲生態還是很缺乏。"當我還在北歐的時候,要成立一間獨立製作的公司簡單多了,因為那裡早就有既存的生態,而且你在那也有了所需的人手"Arif說。
  "但在摩洛哥,當我退出Ubisoft時,我覺得我必須白手起家"他說。"若我想要說服投資者——若我想說服人——我需要解釋遊戲產業到底是什麼東西,創立遊戲產業的契機是什麼。而事情目前還進行地很順利,因為人們相信我說的而且他們喜歡這玩意。但我們需要一切從頭來過。並不只是創立一間公司而已,而是要清楚交待遊戲開發是怎麼一回事。聊聊遊戲產業。闡述獨立開發的狀況。"和Ubisoft有所關聯僅僅是讓他跨入門檻而已。

  這對非洲其他國家的開發者來說也是一樣的,但在工作了幾年之後,Tawia說生意和公眾的態度正在改變中。遊戲開始能使人興奮,特別是對草根階層的人們。Leti Arts在沒有對任何職位應徵做廣告的情形下,每一季都會收到超過30份實習機會的申請。Tunisian Game Developers association(編註:突尼西亞遊戲開發者協會)共同創辦人Houssem Ben AmorGlobal Game Jam突尼西亞分部在去年有170個參加者並預期今年會有210人。獨立開發者在整塊大陸的各處冒出來,充實了非洲開發者的行列。
一為全,全為一

  每個參與這篇文章訪談的人都反應出,雖然整塊大陸上每個地方的語言和習俗都大不相同,但一個非洲開發者的成功對大家都有所幫助。TawiaKiro’o GamesMadiba對於帶領新生的非洲遊戲產業到全球世場並將其建立為一個主要的開發區域特別感到有壓力——他們希望經由Leti正在募資階段的下個旗艦級遊戲Africa's Legends(暫譯:非洲傳說)以及Kiro’o的Aurion來達成這項壯舉。


  非洲有著豐富的歷史和神話以及不停翻攪的文化熔爐,但卻鮮少將這些要素帶進遊戲之中(或是主流電影及音樂,附帶一提)——而就算有,其形象也傾向於負面(像是惡靈古堡5中的黑人殭屍或是極地戰嚎3中的高貴土著)。非洲遊戲開發者們有著根深蒂固並且共通的信仰——這是由於不滿那些像是貧窮及原始的負面非洲形象因而受到激發——也就是他們可以在改變電玩遊戲的同時將黑色人種重新帶回娛樂媒介之中。

  他們夢想著讓非洲英雄和神話人物受到全世界的喜愛——不論任何人種——而同樣地他們自己也深愛著雷神索爾和天照大神。TawiaObiKaggiaMabida、和其他許多非洲開發者都相信全世界的人們都會接觸到那些以非洲為主題或受到非洲影響的遊戲。他們將身家和人生都押在上面了,而且他們確信不僅這樣的遊戲很快就會到來,而在接下來的十年內非洲會竄起成為全球遊戲開發的要角。
翻譯:XDorz87
校正:milkreaver